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歷史風采>心語思廊
心語思廊
一路春風 一往情深
——2019年春走訪慰問溫州市域外離退休職工散記
  作者:吳躍民   來源:十一隊   發布時間:2019-04-28   點擊量:226

春節剛過完不久,我們就帶著大隊領導的牽掛和囑托,踏上了走訪慰問溫州市域外離退休職工之路。正值初春時節,春寒料峭,微微的春風帶著絲絲寒意,但萬物已競相蟄動,有的剛開始萌動,有的卻已爭妍怒放,一派萬物爭春的景象。車子在高速路上奔馳,我們的心也隨著公路兩側的綠水青山和春的氣息一路感慨不已,談論著過往的人和事。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走馬燈似地在腦海中浮現,油然而生出許許多多難以磨滅的地質情結……

3月4日

3月4日下午,我們首先來到青田縣走訪慰問蔣漁清和陳碎青兩位老同志。老蔣穿得整潔清爽,顯得格外精神,看不出已80多歲了。言談中除了對生活的滿意,就是對大隊的感謝。而陳碎青老人則蒼老許多,因為他是矽肺病人患者,常年掛氧氣,是在地質隊當山地工得的。不掛氧氣就喘不上氣來。我們詢問交流了20多分鐘,帶著沉重的心情,在他們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辭別。接著我們又馬不停蹄地趕往縉云縣新建鎮章培均家里。他現在住的是租來的房子,筒子樓二樓一間房,臥室兼客廳,廚房是共用的。他和老伴兩人住。他老家還在離鎮七、八公里外的山區。他夫妻倆一定要留我們吃晚飯,我們再三推托,還要趕到永康去。他們執拗地一定要買幾個縉云麥餅,讓我們路上吃。告別老章,我們馬上奔往永康。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天就漸漸灰暗下來,而去舟山鎮下丁村丁祖巖家鄉間公路正巧又在修路,所幸天氣給臉,車子還能在顛簸中緩慢前行。大約在七點左右終于找到了丁祖巖家。我們就在他老房子里站著交流了一會。因為他家七八年前遭受了火災,火燒基至今還空著。房間既當臥室又當廚房,確實也沒地方坐,看著讓人寒酸,一股悲戚同情之心不由得生起。從老丁家里出來,司機王昊循著導航一邊開車,一邊搜索晚上的住宿;吳顯東同志則聯系酈時運。車子在經過一段正在改造的鄉間公路單行線后,在一片昏暗的燈光下,看到了正出來迎接我們的酈時運夫婦。他們領我們穿過一段沒有燈光的道堂,來到他的家,見到了他的女兒。其實按現在城里人看來,這算不得什么家,昏暗的燈光下,看到一間低矮的臥室,一間除一個大水池、簡陋的鍋灶,幾乎沒有別的,空蕩蕩的簡易棚屋。從老丁家帶來的沉重心情,又被重重地擊了一下。難道我們的地質前輩,還過著這樣困苦的生活嗎?在趕往永康市區的路上,我們情結低落地談論起剛才看到兩位老職工的境況,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而我更是思緒萬千,感慨不已……

當我們找到原車隊老司機童桂生師傅家時,已是晚上八點半。我們一邊寒暄,童師母給我們煮面條,不一會兒,三碗永康手搟面端上桌子。還每人另加2個雞蛋。我們邊吃邊聊,心情漸漸變得輕松起來。尤其當得知老丁和老酈他們的子女或建了房子,或買了房子時,心情才慢慢釋然。眼看馬上快九點半了,我起身告辭,感謝、祝愿的客套話自不在話下。走訪慰問的第一天,就在跌宕起伏的心靈震憾中結束了。當我們來到酒店住下,已是晚上10點多,而吳顯東還要聯系第二天慰問的職工,王昊則要查找明天的行車路線……

3月5日

3月5日,我們打算趕到建德大同吃午飯,所以七點多就起來,吃完早餐,八點多就出發了。天又下起雨來了。我們先是趕到永康古山鎮程興旺家里,半個多小時的車程,借助先進導航,直接開到了老程住宅的巷弄口。只見老程已向我們走來——他看出了溫州牌照的車子,他笑逐顏開地引導我們向家里走去,嘴里不停地表示謝意,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不一會兒就到老程家里。這是一排新建不久的新農村四層樓排屋,他家在東首兩間。走進一樓客廳,寬敞明亮,雖已居住多年,仍不失時貌。想起上世紀90年代前后到他家慰問,真有天壤之別!那時,他因工傷失去了一只右手,年紀輕輕地退休回家,愛人身體不好,子女還小,一副悽慘、困苦的氣氛籠罩在一家人的頭上。而今靠著黨的富民政策,終于過上了富裕幸福的生活……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為趕時間,我們匆匆地告別了老程一家,趕往在方巖鎮的程紀清家。程紀清已長久未住老家了,現在永康市里幫女婿打理廠里的雜務。得知隊上派人要去慰問他,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趕。早知是這樣,我們就在市里先慰問他,該多好啊,足見地質人的實在、憨厚!我們只得在方巖到他家街路的岔口等他。車外雨下得真大。我們只得坐在車里等著。過了約半小時,老程兒子開的車終于到了。因為他的老房子已長久沒有人住,所以就決定不再去他家老房子了,就撐著傘在雨中簡單地詢問、交代了幾句,送上禮品和退伍軍人光榮牌,就此分別,也不至于耽擱他回廠里干活,而我們正好從方巖入口上高速,前往建德大同。

中午12點多,我們到建德大同夏國偉兒子的公司,找到了夏師傅——原大隊機修車間主任、技師。80多的夏師傅身體硬朗,精神很好,還幫著兒子看家護廠!只可惜老伴腰腿不便,長期臥床,令人些許酸楚。夏師傅安排廠食堂師傅給我們炒了幾個家常菜,吃過午飯,邊走邊看偌大的廠區,邊寒暄問暖,邊祝福問好。在依依惜別中告別夏師傅夫婦,去尋找在大同的其他幾位退休老同志。通過電話聯系和向老鄉打聽,很快找到了金朝錄和廖金云。他們兩位看上去都不錯,廖金云已80多了,打電話給他時正在外面釣魚,他們的老伴也都不錯,家里都蓋起了四層樓房,尤其是金朝錄的新房,裝璜考究,獨門獨院。道別了他們兩位老同志,我們就到在不遠處鄰村的寧國榮家里。也是一幢獨門獨院,而且可以用氣派來形容它的外裝飾,在村里給人一種鶴立雞群之感。在寧國榮家稍息片刻,就請他帶我們去離他家二里地外的程德華家,遺憾的是門窗緊閉,家中無人。原來程德華得了中風,只能躺在床上,最近可能到哪里治病,或者住子女家里去了。電話聯系已是關機。這種欲見而不得的意外,當時就在心里咯噔一下,先前喜悅、高興的心情又一下子陰沉下來。我們只得默默地離開,把老寧送回家,留下給陳德華的禮物請其轉交,并轉告老程,有什么困難,可以打電話給隊上說……

走訪完在大同的老同志,我們又趕往壽昌鎮,那里有4位退休老同志,其中在壽昌鎮西北角二里處的陳根和、馮瑞芹是退休雙職工。我們先是來到了陳根和家里,一幢粉紅色外墻的四層樓房格外顯眼,那正是陳根和兄弟倆的房子,兩戶共用樓梯,一邊一家。一樓是客廳、廚衛間,二樓以上是臥室,看上去非常整潔、清爽,布置得很協調,一眼看去有令人舒適之感。房子前10多米開外,是一條自北向南流淌的小溪。在這早春午后溫煦的陽光下,遠處是綠油油的田野,近處是流水潺潺的小溪,是多美的一幅圖畫,這分明是世外桃花源嘛!在陳根和家換了茶水,我們就告別了他們夫婦,去往壽昌鎮章家榮和翁壽華家里慰問,晚上準備趕往新安江。正是無巧不成書,我們打電話給章家榮沒有人接聽,車子徑直開到他家樓下,上二樓一敲門,開門的是一位穿著整潔得體、干練的老婦人,恰是老章夫人,得知我們是溫州地質隊來慰問章家榮的,她先是一怔,等我們說明原委,馬上笑臉相迎,道出沒有接電話的原因——章家榮去鎮上看戲去了,她自己也剛進家門。既然這樣,我們就放下禮物,說不要影響他看戲了,我們直接找翁壽華去。章夫人反映敏捷,馬上說帶我們去。就這樣,我們在她的指引下,很快來到了修葺一新的壽昌鎮解放路的翁壽華家里。正在幫泥水工裝飾前廊過道的老翁,雙手沾滿泥灰,滿臉紅彤彤的,顯然中午喝了酒。看他家里正忙著活,我們交談幾句后,就匆匆辭別,一路往建德新安江進發。

路上,阿東先給吳錄新打電話,告訴到新安江慰問他們幾個退休職工,晚上住新安江。吳高興不已,馬上打電話召集其他人,說晚上一起吃晚飯。到了新安江已快五點,我們先找到吳錄新,到他家慰問,看了看他住的新房,感覺寬敞舒適,也沒坐下,就叫他帶路去買禮品,然后到占文高家慰問。當我們從占文高家出來趕到酒店時,周連根、李春土已在店里等候多時。大家互相招呼問候,氣氛親切、熱烈。席間,大家敞開心扉,暢所欲言,可謂其樂融融。大家簡單用餐后,周、李各自回家,而吳錄新又帶我們到儲水榮家,因為他的電話打不通,所以沒來一起吃飯。當晚,我們就住在新安江邊的羅桐九姓漁村酒店。

3月6日

3月6日早上八點多,我們就從酒店出發,趕往浦江縣城季儒根家。季老退休前是副隊長,今年已91歲,雖然滿頭銀發,但身體硬朗,精神矍鑠,還堅持每天打太極。30年前,我曾到他家慰問過,那時他家住在鄉下。想不到,30年過去了,身體還這么好。足見其心態和養生之道之高妙。相比之下,年輕他10多歲的愛人,卻因中風造成腿腳不便,只能在家里走幾步。得知我們去慰問,季老叫保姆阿姨早早準備了午飯。正值吃午飯時間,怎么也要留我們吃了再走。五六個菜,加一盆黃豆燉豬蹄,清清淡淡一頓午飯,充滿了濃濃的情誼和無限的信任。下午,我們到了金華后城里三大隊原隊部,慰問了住在那里的胡桂珍、張愛華和宋姣春三位退休女職工。她們相約來到張愛華家里等我們。從她們的住房條件和訪談情況看,她們都還過得不錯,對自己的生活是滿意和比較滿意的。從她們那里出來,我們特地去看望慰問了原離休干部王泉福的遺孀,敲了半天門,老太太才開門。原來三大隊組織三八婦女節活動,她女兒參加活動去了。家里只留下了行動不便的老太太。耳背的老太太好不容易聽明白是溫州隊來看望她的,嘴里不停地嘮叨著謝謝、謝謝,眼里噙著淚花……當我們下樓,從樓下往外走的時候,發現老太太扒在陽臺上向我們揮手,深情地目送著我們……

經過三天起早貪黑、緊張地走訪慰問,西線27位退休職工的慰問任務終于圓滿完成,幾天來緊張、激動的心也平靜了許多,終于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覺。

3月19日

3月19日,我們開啟了北線的走訪慰問活動。按照事先商定的方案,這一天先從諸暨開始,爭取晚上趕到南京住宿,行程非常緊張。而司機王昊卻充滿信心。當我們從諸永高速轉甬金高速,再轉杭金衢高速,幾經轉輾到達諸暨草塔鎮朱忠富家時,已經中午十一點半,老朱一家已經吃過午飯。我們看了老朱家的住房,詢問身體及相關情況,送上禮品、通訊錄和退伍軍人光榮牌,準備告辭時,老朱一家死活不干,一定要拉我們到街上的飯莊吃飯,要不他們不高興,說我們瞧不起他們。真是盛情難卻。吃過午飯,老朱的兒子執意要帶我們到方孟校家里,也順便看看老方——他們平時有往來。就這樣,老朱兒子開車在前面帶路,我們車子跟在后面,驅車20多公里到了方孟校家里。老方在鉆機上班時,把右手砸了,造成殘疾,右手大拇指斷了一節,其余4指受傷后活動受限,是因工傷提前退休回家的。老方的妻子、兒子都不在家,女婿在家,是溫州樂清人。看老方的精神狀況還不錯,說明對生活比較滿意。從老方家里出來,老朱一家先開車回去,老方則帶我們到上村的方潮根家里。不巧,其鄰居說老方剛出去到醫院開藥。只得找來住在同村的女兒,留下東西,交待完事情,就匆匆告辭。

在杭州,我們走訪慰問了張偉文、鄭善全、葉石余和王水根4位退休老同志。張偉文、鄭善全都是溫州人,因經商和子女而長期住在杭州;葉石余和王水根則是建德人,也是因子女在杭州工作而到杭州落戶或幫助帶小孩子的。他們當中,除葉石余身體不太好,去年剛做過手術,目前還在治療康復中;其他三位都不錯,言談中流露出自信和滿足。出了杭城,我們馬不停蹄地趕往長興煤山,爭取在天黑之前趕到朱克家。由于道路順暢,我們在六點半左右到了長興煤山——原長礦煤礦駐地。朱老的兩個兒子、一個女婿、一個外孫已早早會合在煤山,還預訂了餐飲。而朱老激動的不行,六點鐘不到就到路口等我們。等等不來,甚是焦急,先是買了一袋飲料喝了,又跑回宿舍……好不容易在他宿舍門口碰到,高興得不得了。一把拉著我們的手不放,嘴里喋喋不休的說著高興、高興,感謝、感謝。在去吃飯的路上,他要乘坐我們的車,緊挨著坐在我們身邊,拉著我們的手,嘴上一直說黨的政策好,隊上領導好和你們這么辛苦來看他,連在吃飯的時候還夸個不停,其興奮之情難以言表。朱老在單位時,先是在鉆機上干,后來調到大隊物管科,長駐杭州跑物資采購。如今已91歲高齡,身體還這么硬朗,思維敏捷,真是令人驚嘆!現如今,朱老住的老舊宿舍早已列入拆遷范圍,房前屋后寫滿“拆遷”兩字,很少見到有人居住。兒女們都勸他跟其一起住,朱老不想給子女太多的麻煩,執意要自己一人住在老舊宿舍里。大家邊吃邊聊,朱老依然興趣盎然,不經意間已到了七點半,我們還要趕往南京,只得起身道別。朱老依依不舍地拉著我們的手,說我們太匆忙了,能住一宿多好!并一直送我們上車,目送我們的車子消失在夜幕中……

當我們趕到南京孜圖酒店住下,已是晚上十點多,三人都覺得有些疲憊,二話不說,都草草洗漱,上床休息了。

3月20日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我們就出發到耿鶴年、王槐蔭夫婦家里。耿老已86歲,是我隊唯一享受國務院津貼的教授級高工,老王也是高工。因兩個女兒在南京工作,于20年前到南京定居,現住二女兒的房子里。耿老身體尚好,而老王則因大腿有傷而行動不便。來到他們家里,夫妻倆象見到親人一樣高興,趕忙讓坐,拿東西招待,嘴里不停地說著想不到,太感謝啦。接著就拉起了家常,如何養生?如何處理好與子女的關系?以及看病就醫報銷等等,我們都一一作了解答、開導,使他們得到了啟發,一再表示收獲匪淺,深表謝意。原來,這天上午老王要到醫院住院,得知我們要到他們家慰問,特意推遲到下午去醫院。為了不影響老王治療,我們暢談、交流了半個多小時就告辭了,而那種戀戀不舍的惜別之情,卻久久難以釋懷!

我們在南京選購了最后一批慰問品,就直奔上海奉賢夏政輝工程師家。當中在高速服務區簡單解決了午飯,并于下午三時許找到了夏工的住處。夏工的兒子已在樓下路口等著我們。夏工已屆八十五,看上去身體還不錯,顯得比在溫州工作時更魁梧了。他愛人身材瘦小些,但顯得干練、精神。我們交談了20多分鐘起身告辭。出了上海,我們又連忙趕到海寧姚月祖和沈永根家。他們倆都是鉆工,老沈還擔過鉆機黨支部書記。他們倆都在海寧農村,家里還算不錯,住房都比較寬敞。只是老沈身體不太好,去年剛做過大手術,目前需繼續吃藥治療,費用比較大。在老姚家,老姚還特意叫其愛人、女兒、外孫女與我們一起合影留念。

從老沈家里出來已經五點半,晚上準備住在上虞,于是阿東聯系任關水。得知我們要去慰問他們,晚上住上虞,幾位老職工興奮不已,相互轉告,早早就到國際大酒店等我們,要一起吃晚飯。快七點了,我們才到酒店。雖然等了好久,看到我們的到來,還是抑制不住地高興,任關水、章寶龍、金永根都高興地站起來,迎了上來……我們匆匆辦完住宿手續,就一起出去找吃的。

3月21日

21日上午,我們請老任給我們帶路, 一一登門慰問。先慰問在城區的章寶龍、任關水、金永根家,再到城外的陳夢奎家。這天正好是強對流天氣,下著大雨,中飯就在陳夢奎家里吃了。上虞的四位老同志各有千秋,要數陳夢奎最好,房子裝飾考究豪華,有前庭后院,家里充滿書香氣息。兒子是上虞小有名氣的書法家,在公安部門工作;老陳自己是音樂愛好者,親自組建、負責樂隊,同時也是個書法愛好者,足見其晚年生活的豐富多彩。

吃了午飯,我們先把老任送回家。不知內情的,只以為老任熱情、樂觀、大氣,其實前年他做了大手術,至今每月還要花兩萬多的藥費。我們真的對不住,謝謝了,老任,祝你一切都好!

我們冒著大雨前往新昌縣走訪慰問。車子在上虞城西上了上山線高速,過了嵊州轉甬金高速,往寧波方向行了20多分鐘下了高速,然后沿著縣鄉公路,在山澗溪谷中蜿蜒前行。兩邊青山疊翠,溪中流水潺潺,更有山坡上、溪岸邊各色競相綻放的山花、油菜花,我們一路陶醉在春的氣息里,不知不覺地到了俞宣功的村莊。下車給老俞打了電話,不一會兒,他到村口迎接我們。幾句寒暄,仿佛老友相見,興奮不已。老俞帶我們來到他家。只見一排兩層矮房,北首頭兩間有人在打麻將,老俞家是第四間。一樓隔成前后兩半間,前面算是吃飯兼客廳,后面是廚房。家里簡單得無法形容。聽老俞說,他村幾十年沒變化,他出去參加工作時就這樣,退休回家時還這樣,現在了還沒什么變。這樣的環境,他家自然也沒什么改變,兩個女兒都在外打工,自己腰椎因工負傷又干不了活,只能靠退休工資維持日常生活。看到老俞一家清苦的生活,我們的心情也不免有些沉重。從老俞家出來,我們插鄉間近道到陳德渭家慰問。事有湊巧,我們的車子開到村口,正要下車打聽陳德渭家,突然發現老陳正坐在墻腳叩藍花豆,一副悠閑自得的樣子!單位的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一下子把他懵住了,半天反應不過來。他高興地領著我們來到他家里。房子挺大的,只是空蕩蕩的,沒什么裝修,也沒什么物件,老婆、兒子都不在家。我們就站著簡單詢問、交流了一會兒,得知他身體還不錯,家里條件也還可以,也就放心了。

接下來,我們要到地處新昌、磐安、天臺交界的潘新良家里。天上開著太陽,卻時不時地下起陣雨,這春天的天氣真是難以捉摸。我們從新昌縣城東穿過縣城,一直往西向老潘家里趕。車子慢慢開上了盤山公路,雖然公路窄窄的,倒還是瀝青路面,可到了磐安尖山鎮什么村的岔路口,再往老潘家走卻都是簡易公路,坑坑洼洼,又窄又陡,彎道又多又急,司機只能小心翼翼地往前開。不知轉過了多少彎,車子突然停了下來,原來前面路沒有挖通,只能到此調頭。下得車來,往山坡下看,只見幾幢矮房散落在溝坡上,心想老潘家可能就在這里。阿東打電話聯系,果真如此。我們提著慰問品,踏著濕滑坡道,小心翼翼地朝他家走去。只見老潘的愛人先迎了出來,老潘拄著拐杖也迎了出來。進到老潘家里,環顧房前屋后及屋內家什,一股心酸之感襲上心頭。到如今竟然還有這么困難的退休職工家庭!此時無聲勝有聲,任何語言都是多余的,至今想起仍難以言狀。老潘10多年前患中風而偏癱,一側肢體行動受限。而今他所在的村里只剩下七八戶人家,都是老太老頭,年輕人都下山了。一個身體殘疾的老人,住在這連簡易公路都未通的、三縣交界偏僻之地,其生活有多難,不臨其境,誰能體會呢?

雨后的山區顯得更為清晰,晚霞灑在山坡上,薄霧輕繞在山澗,迷人的景色絲毫沖淡不了我們內心的沉重。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只能告別老潘夫婦,他們送我們到坡道前,一直目送著我們,目送著我們坐上車子……

3月22日

3月22日,是這次慰問行程的最后一天,我們要到臺州路橋的鄭明鐵家慰問。從天臺到路橋,走高速只一個多小時,可事偏有不巧,高速封道,只能走104國道,到臨海再上高速。結果到下午一時許才趕到路橋,讓鄭明鐵一家餓著肚子等我們一起吃飯。老鄭看上去跟15年前退休時差不多,不顯老,身體健康,還是從前那個老樣子!他現跟小女兒住一起,房子挺大的,有一百四五十平米,看見他一大家和和美美,很是欣慰。

  這次跨越近一個月,歷時十來天的走訪慰問離退休職工活動,是時隔近30年后規模最大的一次慰問活動,也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次公務活動。這是大隊領導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一次生動實踐,是心系職工、關心離退休老同志的實際行動,深得廣大離退休老同志的稱贊和好評。大家都表示感謝黨的好政策,感謝大隊領導的關心關懷,要我們代他們向大隊領導問好,向全隊職工問好。通過這次跑馬觀花式的走訪慰問,我們深深體會到,我們的離退休老同志都是好樣的,地質隊的艱苦光榮本色沒有丟,在地質工作中建立的地質情懷沒有忘,充分展現了地質人的豪邁性格和大公無私的精神。我們還深深體會到,大多數老同志的生活幸福安逸,滿意度比較高;懂得飲水思源,感恩感謝之情溢于言表;勇于擔當,能隱忍,不輕言艱難困苦,這些優秀的品質,也深深地打動和感染了我們。這次慰問活動,雖然行程緊張,但我們的心始終是激動著的,為他們的健康、富足、幸福、快樂而高興,也為他們的病痛、生活的艱辛而傷悲、難過,也許這就是常說的地質人的情懷!愿所有的離退休老同志都生活得好好的,也請大隊領導能多做這樣的好事,多去走走看看,哪怕是空著手,像走親戚一樣,始終把離退休老同志放在心上。(十一隊  吳躍民)




 

政府網站標識碼 3300000050   浙ICP備05013599號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3949號    地址:中國杭州體育場路498號 郵編:310007   技術支持:浙江省測繪大隊    

站點地圖

博众河北快3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