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歷史風采>心語思廊
心語思廊
父 親
  作者:金愛香   來源:物勘院   發布時間:2019-05-10   點擊量:73

父親離開我們整27年了,對父親的記憶也日漸模糊。清明回老家給父母上墳,兄弟姐妹們聚集一起,聊起昔日里的父母都唏噓不已。回來后有關父親的一些事情,總在腦海縈繞,特別是在夜深人靜時。或許是該紀念下我的父親了,盡管我不擅長寫東西。

父親本姓蔡,許是造物弄人,出生沒多久就被親爹拋棄。遭拋棄的原因很荒唐,據說是他一出娘胎,一泡利劍似的嬰兒尿 “直上云霄”,本來稀松平常的事卻被村里的老輩們妖魔化了,說這孩子的命像劍般鋒利堅硬,會克死親爹的,就這樣嗷嗷待哺的父親被送到離家十幾里外的金家,就這樣父親從蔡家的二兒子成了金家的獨苗。金家雖不富裕卻還是讓父親讀書認字,具體讀了多少書我也不清楚,但聽母親說她能成功“脫盲”,全是父親的功勞。我想在那個年代,父親該算是個文化人吧。

父親的一生雖坎坷,但也有他的榮耀。在他二十出頭時得以老天眷顧,趕上了入伍參軍,不但成了一名光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還雄糾糾氣昂昂地跨過了鴨綠江,上了朝鮮戰場打美國佬。隆冬時節的朝鮮戰場,氣溫在零下幾十度,南方的兵雖很難適應,但作為軍人誰也沒有退卻。記得父親說起戰場上那個冷,聽得我都直打寒顫,說是哈出的口氣在眉毛上結霜、小便未落地便成了“冰柱”等。當時父親的很多戰友都犧牲了,他很幸運地活著回國了。后來父親轉業安置了,先在省公安廳當文書,后又調到金華某勞改大隊工作。直到60年代初期,父親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隨著百萬精減大軍回鄉務農,終結了父親一生的光榮歷程。

精減回鄉的父親,日子過得苦哈哈的。家中上有老下有小,靠他一人撐起整個家,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了。雖然在后來的很多年春節前夕,公社或大隊會組織隊伍敲鑼打鼓,在我家大門旁的墻壁上貼一張粉紅色的慰問信,以表示國家對退伍軍人的關心和慰問,但我想那時的父親可能更希望得到物質上的關愛吧。好在父親有點“小竅門”,利用農閑偷偷做點小生意,艱難地把我們兄妹幾人拉扯長大。

直到我大學畢業的次年,國家落實政策,生活補貼,父親作為精簡人員按月領上了他的補貼費,雖只有二三十元,也總算享受到國家在物質上的照顧了。那一年,父親很高興地來瓶窯看我,說國家沒有忘記他們,感激之情言于溢表。還帶我到杭州市區解放橋附近轉悠,找尋記憶中他曾工作生活過的地方,看得出父親還是很懷念過去的。可惜好景不長,才過兩年父親就病逝了。我有時想,倘若父親仍健在,知道國家成立了退伍軍人事務部,一定會笑呵呵地豎起他的大拇指的。

父親大半生走南闖北,也算是見多識廣吧,所以父親的思想和眼界比一般農民要超前開闊。記得我剛上初中時,很想和姐姐們學繡花,于是利用一小破方桌,取下桌面破板,在剩下的空框架上繃一塊白布,用圓珠筆在白布上畫了葡萄葉子、葡萄串等圖案,在姐姐的手把手教導下,認認真真、一針一針地學了起來。正當我學得起勁時,父親從外地回來,看到我這個自覺學手藝的乖女兒不但不高興,反而破口大罵,還一把把我辛辛苦苦學藝的“家什”摔得稀巴爛。我被父親的舉動嚇壞了,因自我記事起,父親從來沒打罵過我。事后父親來安慰我,勸我不要再動類似念頭,只要讀好書,將來才能過上好日子。他還說只要我能考上,讀到哪都讓讀,不要顧慮家里經濟條件。那時的我并不理解父親的做法,覺得有點委屈,認為自己乖巧懂事,為家里減輕負擔主動學手藝有什么不好。在當時的農村,絕大多數父母都有這樣的想法,認為女孩子能認識幾個字就行,反正遲早是別人家的媳婦。父親為了讓我和哥好好讀書,家務活都很少讓我倆干。哥和我還算爭氣,終于在家人的關愛下,雙雙考上了“狀元”。在八十年代的農村,一家出倆大學生實屬稀罕,就這樣我們終也成了父親的榮光。

多年來讓我感慨的是,在高考志愿填報上,我和父親的意見相左。父親很希望我填報法律、新聞、外語等專業。可當時的我有自己的想法和顧慮,沒采納父親的建議。當然后來所上的大學及所學專業也不是我的選擇,是服從志愿被選擇的。回想起來還是父親英明,那時倘若能上那些專業,我想畢業分配的工作一定不差,或許我的生活會豐富多彩些吧。

父親善良耿直,是非觀念特別強。他有話直說,不會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害得母親總擔心他禍從口出,也險些讓我哥無書可讀。哥初中畢業那年,上高中僅憑推薦,所以名額早早地就被村長、書記等村官、關系戶等瓜分,哥雖然成績不差但也只能輟學在家。那段時間父親脾氣特大,用“虐待”式教育逼哥成熟長大,哥在家中的地位從“寵兒”直降為“棄子”。本是陽光燦爛的夏天,卻成了哥人生中最黑暗漫長的天日。慶幸的是沒過多久“四人幫”被粉碎了,國家恢復了考試制度,我哥終于又揚眉吐氣地上了高中。父親的言行深深影響了我,性格中也遺傳了父親的“硬氣”,做人做事缺乏“藝術”。

對父母的關愛本該好好報答,遺憾的是子欲養而親不待。1992年初,父親被臺州醫院確診患了腦癌,醫生說大、小腦都有腫瘤,無法手術只能保守治療。經醫院一段時間治療、搶救后,父親縱有萬般不舍但還是離開了我們。那時的我們,生活條件都不怎么好。沒讓父親過上好日子,成了我們終生的遺憾。

愿天堂的父親沒有病痛,一切安好。(勞人科  金愛香) 


TIM圖片20190510152339.png


政府網站標識碼 3300000050   浙ICP備05013599號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3949號    地址:中國杭州體育場路498號 郵編:310007   技術支持:浙江省測繪大隊    

站點地圖

博众河北快3彩票软件